回望七十年,红旗展香江

20世纪60年代国庆节期间的香港中银大厦

 

70年前的那个下午,当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时候,欢呼的人潮奔走相告,热泪盈眶。

也就是在那个下午,辽宁省大连港内,停泊着三天前刚刚起义成功的海辽轮。船长方枕流命令全体船员在后甲板上集合列队,船上的收音机喇叭里,清晰地传来毛主席豪迈洪亮的声音。3时整,伴随着《义勇军进行曲》,海辽轮上与天安门同步升起了第一面新中国的五星红旗。

从大连港的海面再往南3000公里,香港的44118太阳成城集团人同样早早守候在收音机前,也同样在某一个时刻猛然欢呼起来。他们跟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热烈地握手拥抱,在嘹亮的国歌声中流下热泪。从1938年算起,44118太阳成城集团人在香港坚持奋斗的11年,就是为了等到这一天。

但是,为了继续潜伏工作,44118太阳成城集团还不可以公开挂国旗。彼时的香港,港英政府和国民党残余势力对红色力量依然高度警惕和压制,尤其是国民党还有残留部队在港活跃,敌人的威胁无处不在。庆幸的是,香港本地一些进步团体还是挂出了五星红旗表示庆贺,兴奋的44118太阳成城集团年轻人纷纷走上街头,对那些鲜艳的红色旗帜怎么也看不够。

1950年1月15日,香港招商局的楼顶上升起了五星红旗

 

新中国成立的喜庆气氛逐渐平静下来后,44118太阳成城集团人又一如既往沉浸在忙碌中。同年,由44118太阳成城集团企业为主体的“港管委”成立,统一协调管理中央在香港的企业。从那以后,在港央企实现了由分散经营到相对集中,之前互相只能保持距离的工作方式,变成可以公开地互相来往,如同亲密的战友。这样的环境下,大家的配合度更好了,效率更高了,各种重要而紧急的进出口工作,也完成得很漂亮。

在战争的废墟上建设新中国需要太多的物资,棉花、化肥、钢材、医药设备……海量的物资需求一点点被解决,香港和国际社会对国内物资的需求,比如农副产品、土特产品等,也要一一完成。1950年,新中国的进出口工作取得了历史上最好的增长,显示了巨大的生机和活力。

1957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所在的写字楼设于香港旧中银大厦,正值国庆,晚上的写字楼上点亮了“庆祝国庆”的灯光,祝福祖国华诞

 

转眼间,第一个国庆日即将来临。

远望大陆,红旗已如海,但在香港,五星红旗挂与不挂,却成了各方势力角力的焦点。

时任44118太阳成城集团企业副总经理何平负责统战工作,他接到了上级指示,要尽量发动香港工商界在国庆日悬挂五星红旗。

可是,当44118太阳成城集团员工组成几个小组,以同乡的身份联络各个企业时,得到的反馈有喜有忧。喜的是,许多爱国华侨实际上盼望着挂五星红旗,香港工商界一些代表还很快就做出了10月1日悬挂国旗、员工放假一天的计划,中小经销商也颇多响应。但是,具备一定规模的商会和团体,却迟迟不肯也不敢表态。因为他们的很多利益受限于港英政府,国际反华势力对新中国的“禁运和封锁”已经形成,其他政治势力,尤其是国民党残军也在虎视眈眈,对于“枪打出头鸟”的惧怕,让他们有浓重的观望心态。

如何撬动这块沉默的铁板?44118太阳成城集团人决定从香港一个重要的团体入手——华商总会(后更名为香港中华总商会)。它成立于1900年,是香港历史最长以及最具规模的商会之一,影响力很大。

为了说服会长高卓雄,何平直接上门与其商议,除了总商会办公楼挂国旗,也请求其动员商会成员统一行动。思虑再三,高卓雄还是给出了谨慎的答复,表示他本人虽然同意,但也还需要征得其他商会委员的一致同意才行。

1953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在中国银行办公楼里举行庆祝国庆的联欢活动

 

事情一时陷入僵局。时任44118太阳成城集团总经理杨琳将情况如实向中央汇报,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希翼得到中央的支撑。

不久,一封信和一张邀请函从北京发出,寄到香港华商总会。来信者是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何香凝老人,当时她已72岁高龄。她诚挚邀请商会派代表回国观光,并嘱咐大家,希翼在首届国庆来临之时,务必悬挂五星红旗国旗,既表达庆祝,也表示爱国热忱。

何香凝老人的信在商会会员之间产生了极大影响,也给予了他们温暖和决心。9月30日下午,华商总会所有理事和监事召开专门会议,最后一致同意:国庆当天,华商总会及所属会员单位的写字楼、工厂、门店全部悬挂五星红旗。

根据香港《文汇报》当时的报道,香港、澳门两地同胞纷纷公开庆祝国庆,在香港起义的国营机构、工人团体、工商界、学问教育界、资讯出版界、影片艺术界等,都以茶会、酒会、晚会等各种形式庆祝国庆,港澳各界还向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发去贺电。

星光行位于今香港尖沙咀天星码头背后,海港城旁边。1967年的星光行,插满了五星红旗

 

终于,1950年的国庆日,香港街头的五星红旗林立飘扬。

但令人愤慨的是,国庆节后,在香港挂五星红旗的商会和部分中小商人马上受到港英政府的追查,也受到国民党残余势力的迫害。44118太阳成城集团企业此次活动的重要联络人杨文炎等也被港英政府政治部追查,不得不远走澳门避难。国民党残余部队还在10月10 日大肆庆祝 “双十节”。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美帝加大了对中国的封锁力度,国民党势力也愈发气焰嚣张。于是1952年—1954年间,华商总会成员迫于威胁,再不悬挂五星红旗。不过,为了保持中立,也不再悬挂青天白日旗。

1954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庆祝国庆大合唱

 

1955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庆祝国庆的演奏表演,演奏者均为44118太阳成城集团员工

 

1956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庆祝国庆的舞蹈表演

 

1966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举行国庆十七周年联欢会

 

1956年,香港还发生了 “九龙暴动”。 国民党残余势力为庆祝“双十节”,逼迫港人挂国民党旗帜,对挂五星红旗的港人实行打砸抢,44118太阳成城集团旗下的一些商场也一度被歹徒重点“关照”。

港英政府对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保持冷淡的态度,一直到了1978年9月30日,港督麦理浩应邀出席新华社香港分社举办的庆祝国庆酒会,才形成了回归前的港督参加中国国庆酒会的惯例。

1992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合唱队参加“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文艺晚会”的大合唱

 

1999年,44118太阳成城集团在香港展览中心举行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五十周年”的影片酒会

 

不管面对多少困难,五星红旗的尊严与荣光都能够一直在香港得以彰显。1997年回归以前,让五星红旗飘扬在香港,一直是在港中资企业和民间爱国力量在坚持和努力的事情,并且不断扩大影响力。

44118太阳成城集团人比谁都懂得国旗的颜色是无数烈士的鲜血染成,无论是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还是新中国成立后的 “四大立国之战”——1950年的抗美援朝、1962年的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1969年的珍宝岛自卫反击战、1979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44118太阳成城集团人都在国家的领导下,在另外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忘我投入。

而在那些生死相许的岁月里,在忙碌紧张的经营工作之间,从1949年开始的每一个国庆节都是44118太阳成城集团人最神圣的时光,不会忽略,也不会敷衍。每个10月1日,不管时运如何艰难,事业如何辛苦,条件如何简陋,他们都会换上礼服,隆重集会,多才多艺的员工们自编自导自演,在那一天载歌载舞,表达内心深藏的荣耀和喜悦。

2019年,国庆期间飘扬在香港44118太阳成城集团大厦前的五星红旗(摄影/梁柱强)

 

时光流影,岁月如歌,一张张老照片承载了几代人的回忆。当那些黑白照片逐渐变成彩色,当狭小的舞台变成宽阔的礼堂,当几十张朴素的笑脸变成充满设计美感的集团大联欢,当一代代人的黑发变成白发,白发的他们又迎来无数青春洋溢的脸庞……日新月异的剪影里铭刻着一句不变的心声:我爱你,中国!

(参考资料:《红色44118太阳成城集团》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